■何麗章和兩個兒子合影。 人們常說," />
位置:環球觀察網 > 娛樂 > 正文 >

兩代從軍路一門好家風

2019年06月17日 08:05來源:未知手機版

qvod5.0不升級版,陳金飛劉亦菲接吻照,感情線斷開

桂城退伍軍人蘇偉明:兩代從軍路一門好家風他用吃苦耐勞、正直善良的軍人品質滋養著孩子的成長,帶動兩個兒子進入軍營 來源:珠江時報 2019年06月17日 星期一 > ■何麗章和兩個兒子合影。

 人們常說,父愛如山。父親總是不言,卻用實在的行動教導我們如何做事;父親總是嚴肅,卻用深沉的愛指引我們如何做人。昨日是父親節,不少南海人用自己的方式感恩父親。本報記者走訪了部分市民代表,傾聽他們講述和父親的故事。

 當被問到“有什么想對父親說的”時,一直以硬朗形象示人的蘇杰泉一時有點“語塞”。他笑稱,兩個大男人,很難用語言來表達感謝,“就一句話:不為往事憂,余生只愿笑,下輩子還做您的兒子!”

 家住桂城的蘇杰泉出身軍人家庭,19歲那年,在敢擔當、心向善的父親蘇偉明的影響下報名參了軍,如今弟弟也在部隊服役。一門出三兵,兩代從軍路,一門好家風。昨天是父親節,讓我們走進桂城這個退伍軍人家庭,了解他們父子從軍、樂善好施的動人故事。

 父親19歲成鐵道兵曾支援唐山震后重建

 蘇偉明出生于1959年,年屆六十,是土生土長的桂城平洲人。10歲那年,鄰居應征入伍,身著嶄新的軍裝,全村敲鑼打鼓歡送。目睹這一幕的蘇偉明,心中種下了一顆“從軍報國”的種子:“那時我就覺得去當兵,保家衛國是很光榮的事。”

 1978年底,響應國家的號召,蘇偉明應征入伍,坐了六天七夜的火車到了北京軍區。三個月的新兵集訓,淬火成鋼,讓他終生難忘。南方兵到了北方,最大的一個挑戰就是要克服嚴寒的天氣,“我們要穿著十斤重的‘鐵頭鞋’,在零下27攝氏度的雪地里爬,而窩窩頭、高粱等北方的食物也讓很多從南方過去的新兵不適應。”回憶當時訓練的情形,蘇偉明仍歷歷在目,在最難熬的那三個月里,他身邊很多戰友都偷偷抹了眼淚。“訓練肯定是很辛苦的,熬過去就好了。”蘇偉明暗暗給自己鼓勁。

 經過三個月艱苦的訓練和嚴格的考核,蘇偉明被分配到汽車一連隊,成為了一名鐵道兵。“逢山開道,遇水架橋”是鐵道兵日常最真實的寫照,他們肩負著工程保障、物資運輸和鐵路建設等重要使命。對于蘇偉明而言,三年軍旅生涯中,最難忘的還是1979年支援唐山震后重建的日子,“整個55團支援唐山震后建設,運送建筑材料,幫當地鐵路職工建了很多民房。”

 2008年,蘇偉明還和戰友組團回到當年在唐山援建的小區,探望了當地的群眾。“他們都非常感謝我們對唐山災后重建作出的貢獻,但是有一點對我們‘意見’很大,說是空調師傅最怕去那個小區裝空調,因為我們當年建的房子太結實了,師傅花幾個小時都鉆不了孔。”說起群眾的“投訴”,蘇偉明忍俊不禁。

 部隊艱苦的訓練生活磨煉了蘇偉明的意志,也培養了他吃苦耐勞的精神。他說,部隊帶給他的精神力量是最大的收獲,三年的軍旅集體生活,也錘煉了他敢于擔當、樂于助人的良好品質。

 送兩兒子進軍營

 把“鐵”煉成“鋼”

 父親吃苦耐勞、正直善良的軍人品質,從小滋養著孩子的成長。在蘇偉明的鼓勵和勸導下,兩個兒子也相繼走進了軍營。其中,大兒子蘇杰泉2005年應征入伍,在海南磨煉了兩年。二兒子蘇杰超在2015年入伍,在惠州服役至今,目前已經是一名士官。

 “我從小羨慕當兵的父親身體強壯,一年四季都能洗冷水澡,很少生病。”回想當初決定從軍的初衷,蘇杰泉笑稱原因其實很簡單,從小瘦弱的他,也想像父親那樣擁有一個強壯的身體。

 初到部隊,每天都要進行高強度的訓練,再加上戰友間相處的小摩擦,一開始蘇杰泉并不適應,每次和父親通電話都少不了抱怨幾句。“父親總是安慰我說訓練肯定會辛苦,熬過去出來就是一個人才。他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‘鋼槍需要磨煉才會鋒利,不磨煉是會生銹的’。”父親這句鏗鏘有力的話一直鼓舞著蘇杰泉,也影響著他日后的工作和生活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oqjgcf.tw/yule/612077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
彩票独胆选号秘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