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環球觀察網 > 體育 > 正文 >

高仿查處實刑率低打而不絕

2019年06月17日 07:18來源:未知手機版

嘉興電視臺公共頻道,岳飛傳 劉蘭芳,江門移動

高仿查處實刑率低打而不絕

陳慧 林簡 樂琰 陳姍姍

“生意最紅火的時候是前幾年,這幾年冷清了不少,主要是相關查處越來越嚴了。生意不好做,一旦風聲緊,我們當天就不做生意了。”一名高仿包銷售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。

對制作高仿奢侈品的廠家來說,最核心的機密莫過于工廠地址,大多數制假廠家被查處,都是因為不慎泄露了工廠地址。一旦被查到,最大的損失就是制作機器和罰款。

“制作高仿包特別是頂級高仿的機器,都是從國外進口來的,一臺就要1000多萬元,一旦被抓到損失巨大。”一家銷售外貿箱包的店主于齊表示,罰款也不是按照高仿產品的售價來罰,而是按正品的售價來處罰,“舅舅的一個朋友也是做這行的,去年被查到了,倉庫里面還有一批沒出貨的LV包,光是高仿包的罰款就罰了2億。”

對奢侈品制假售假日益嚴厲的查處,導致高仿行業風聲日緊,現在不管下多大單子的客戶,于齊的舅舅再也不會將人領到工廠去看貨了,甚至連白云皮具城的展示店不是熟客也絕不帶進去,寧可每次給客人發產品圖片,確定購買意向并付款后,隨機選擇一個地方交貨或直接快遞發貨。

奢侈品制假售假者的謹慎背后,是行業查假打假技術、行動和力度的不斷升級。

有20余年打假經驗的LV大中華區及蒙古國知識產權部刑事保護執行總監玄慈,就常年奔走在查假打假的路上。1999年,玄慈與義烏警方一起辦了她經手的第一個涉及造假的刑事案件,該案件涉及13個制假窩點。

多年來,玄慈見證了打假從最初行政部門參與執法為主,到現在多方合作、技術賦能的發展歷程,也見證了制假售假者的形式多變、花樣百出。不少高仿品生產廠家只是在網上接訂單后直接郵寄,根本沒有存貨。現場查不到足夠立案的存貨,對傳統線下打假是巨大的挑戰。如何確認電子證據,進行電子取證并認定涉事者犯罪,一度成為奢侈品品牌方和警方的新課題。

最近幾年,警方、LV和阿里巴巴三方合力,破獲多個制假售假的大案,玄慈也越發覺得打假早已不是哪一個機構的事了。打假不能只刪除售假鏈接,還要摸清背后的制售假鏈條,端掉制假窩點,斬草除根。但要做到最后這一點,非常難。

2015年底,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成立。2017年,打假的合作模式再次“升級”,阿里巴巴打假聯盟(AACA)成立。

盡管如此,依然不斷有造假者換個地方重操舊業。隨著警方對廣州等造假重災區打擊力度的不斷加大,一些造假者選擇了回鄉“創業”。2017年年初,LV收到線報稱湖南永州發現一家假冒品牌商標的皮料生產工廠,玄慈隨即聯合警方及阿里打假特戰隊展開了行動。永州警方抓獲10余名犯罪嫌疑人,查獲350多卷LV、GUCCI皮料,11只LV印花滾筒,涉案金額高達2.16億元。

“一卷400碼的皮料生產的假包能給制假者帶來上千萬元的暴利。”玄慈表示,每碼皮料可生產3個手提包或10多個錢包,換算下來,這次被查獲的皮革可生產數萬個LV假包。

多年的打假經歷讓玄慈意識到,巨額罰款和實刑的意義更大,但實際操作過程中出現的實刑率不高現象,對制假售假者的震懾實在有限。

阿里巴巴2017年的打假數據顯示: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2017年排查出了5436條銷售額遠超起刑點(5萬元)的疑似制售假線索,執法機關接收1910條,已進行刑事打擊的有740條。

截至目前,通過公開信息能確認已有相關刑事判決結果的有63例,這些案件的平均辦案時長約344天,共判決129人,但其中104人判的都是緩刑,實刑率僅19%。被查處后重操舊業的,往往也是這些被判緩刑的人。

“必須要完善法律法規,對線下假貨生產源頭進行圍剿,全社會共同推動制假直接入刑,并引入懲罰性賠償,讓制售假者傾家蕩產,才能徹底遏制假貨問題。”阿里巴巴集團首席平臺治理官鄭俊芳如是說。

(應被采訪對象要求,文中于齊為化名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oqjgcf.tw/tiyu/612018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
彩票独胆选号秘籍